金盘奖证书s.jpg 

2014年9月17日,申城秋叶微红晴空丽日。《时代楼盘》杂志社一行来到艾麦欧(上海)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M.A.O.)就深圳罗浮•天赋项目获得金盘奖深圳赛区最佳别墅奖对M.A.O.董事长、首席建筑师毛厚德先生进行专访。 
 

毛厚德先生自1988年进入东京工业大学开始,先后师从日本设计大师坂本一成先生、小林克弘先生等,着力研究都市现象与建筑之间的关系。

1994年,毛厚德先生成立了日本M.A.O.一级建筑士事务所,2000年创建了艾麦欧(上海)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负责在中国及全球开展多个建筑设计项目,涵盖大型城市综合体、旅游综合体、商业集群、办公建筑、定制型住宅和文化建筑等。他对事务所的规模和项目的选择进行严格管控,以确保他可以亲自与各个项目负责人及时沟通,同时保证每个项目都能为社会提供极其有益的启迪性。直至今日,他的作品已经遍布中国的24个省份62座城市,每一个作品都成为驻在地的城市焦点,为社会、客户和最终体验者,带来最大化的价值实现。这些代表作品包括:东京迪斯尼海、日本东京品川新干线大厦、日本东京国际时装中心、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上海主角、大连万达中心、花桥游站、深圳罗浮•天赋、灵山小镇•拈花湾等项目。


专访依始,记者就获奖一事向毛先生致以祝贺。因为金盘奖的评选为保证公平公正,获奖的项目历来都是通过公开选拔与投票来选出的,往往一些项目的设计者在最后才会得知。因此毛先生表示罗浮•天赋项目的获奖自己先是感到惊讶而后又觉得十分开心,能得到房地产领域内的最高奖项他十分荣幸。同时毛先生又强调,M.A.O.的“金盘”项目永远都在下一个,接下来的创作也一定会更加优秀,力求精益求精。

接着双方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度交流。毛厚德先生在专访中强调:“当下建筑师要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份。不应只是单纯地做个绘图匠,而应把握自己的命运,做自己的选择,预测明天甚至后天。做市场的主导者,做现象的描绘者,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鼓励优秀的建筑师在创作中争取更多的决策权。并且表示自己就是“‘非定势思维’的推崇者;‘合理逻辑’的分析者;‘隐在秩序’的洞察者;‘游戏规则’的创立者,一个广义的建筑师。”

2002年M.A.O.与大连万达集团签订协议进行合作,接下来由M.A.O.主持设计的商业综合体:万达广场在全国遍地开花,前后有十余座万达广场建成。对于人们认为罗浮•天赋项目与M.A.O.以往的主要项目,如以万达为首的商业综合体并不属于同一建筑类型,不符合M.A.O.的风格。毛先生不以为然,他表示自己非常反感将M.A.O.定义为某一类型的建筑设计事务所,无论是景观设计、商业地产、旅游地产等等任一标签都不应贴在M.A.O.的身上,M.A.O.对项目的选择源于对市场的把握和对未来的预测,从不局限于某一个方向。

【以下是专访实录】

时:罗浮•天赋在众多同类候选项目中能够脱颖而出,必然有其优势,您认为评审委员会最终选中您的作品的原因是什么?而该项目的建筑特点,是如何与客户诉求相契合?

毛:老实讲,罗浮•天赋这一项目在设计过程中,打破了以往对土地使用的基本规律。我们过去在做别墅规划时习惯于根据土地的特点情况分别做规划安排,例如平的土地做建筑,斜的土地做景观,这些是建筑师在做规划时一种常态的考量。但其实这样的常规在我看来不一定要作为定式必须执行,罗浮•天赋作为高端住宅,选址在距市区很远的地区,人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这是我始终在思考的问题。如果照往常的建筑规划,将崎岖的土地面夷为平地,砍掉有碍视野的草木,那么这样盖出来的房子与城市中的又有何异?所以罗浮•天赋这一项目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每一栋建筑与周边的环境形成个性化的融合,每一栋房子由于周遭的不同都会形成姿态各异的造型设计,给住户以平时所完全感受不到的居住体验,让他们觉得有趣,愿意呆在这里。而我们所面对的客户绝大多数都是社会中的高收入人群,即所谓的高端人士。他们对这种高端住宅的要求是什么?我认为可以用几句话描述,就是:“裸露的身体,没有被偷窥的危险,还能晒到太阳。”(笑)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高的境界,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顶级住宅应该给予到客户的体验,让他们的身心能够得到彻底的释放,还能保证绝对的隐私性。罗浮•天赋就是这样的房子。

14号别墅-1.jpg

时:经过数年的开发,罗浮山现已成为成熟的旅游景点,开发后的“罗浮山名胜风景区”也以其自然风光和道佛并存的文化背景吸引着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游客。罗浮•天赋就依山傍水于罗浮山下,处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中,您在该项目前期的策划过程中都有哪些设计意图与思考呢?

毛:我们都知道,罗浮山是我国的道教名山,山上有许多极具历史与文化价值的道教建筑。难能可贵的是亦有一些佛教寺庙立于其上,形成一种道佛同立的深厚的宗教文化氛围。而如我前面所提到的客户们的诉求,那种只属于自己拥有的私人空间,正与罗浮山所带来的宗教思想相契合。庄子曰:虚室生白,只有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才有自由不被束缚的心,即无为。无为的境界就是用心与自然交流,在这片天地间,只有“我”与“神”,“我”可以在此躲避时间的喧杂,保持自身的一种宁静,修身养性、参悟人生。而我认为这种一人独立于一室瞭望天地的情境,很有点类似于“井底之蛙”的味道。(笑)可能在年轻人的想法中“井底之蛙”这个成语是一种贬义词,但在成功人士的心中,我认为这是一种境界的写照,就这只青蛙的情境我认为用在这里却非常合适。

IMG_7926.jpg

时:高端住宅伴随着常人难以接受的高价的同时往往也要面临高端客户的高要求,开发商也会对设计方案做十分慎重的考量。从接受项目到最终的实施,您认为这其中面临的最大设计挑战是什么?您是如何解决的?

毛: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要保证每栋建筑的排他性。现在很多人在做高端住宅的时候会考虑的几个问题:第一,地够不够大;第二,装修够不够富丽堂皇;第三,是否模仿一些建筑,比如说一些欧式的或是其它的风格。我觉得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多次强调过的,它能提供日常生活中所不能够感受到的空间,或者说它能不能让你得到全身心的释放。而要做到这些,就要保证这座建筑的排他性,就是这座房子与其它的空间要保持多大的距离,它要以何种方式与周围的环境共处以期达到一种融合,达到除自己之外的一种“排他”,而自己又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与往常的常规方案相比,工作量是大了很多的,我们要一个一个的实地考察,有针对性地对每一栋房子做独立的设计。但正是经过这种大量心力地付出,才会让人们有想要拥有它、拥有这栋房子的冲动。

时:您能够举个具体的例子吗?

13号别墅-2.jpg

毛:罗浮•天赋有这样一栋房子(如上图),像一座桥一样架在一条河流之上、山坳之间,其实这整个山谷本来根本不是开发商的建筑用地,是公共区域。但我觉得这是一块非常好的地方,你可以看到,当一个人在这座房子中时,他只有一条视线,就是顺着山谷看出去,在他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只有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打搅他。这栋房子看上去就很像一口井横倒在上面,这青蛙,在井中看出去的时候,那片天、那口井中,就他一个人,不,它一只青蛙存在。(笑)而这口井把它完全同外面隔离掉了,可能它拥有的领地很小很小,如这栋房子,三亩五亩,但实际上他在这栋别墅中所感受到的空间,可能是几十亩甚至上百亩,这就完全制造了一种虚无、无为的境界。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但这也是我心目中高端住宅的最高境界,即做一只“井底之蛙”。

时:您认为建筑师不应是狭义的、以接任务书至上的工匠设计师,而应该是广义建筑师。那么对建筑师如此多方面的要求包括对市场的敏感、对发展趋势的判断、与客户的沟通等等,这些在M.A.O.中是如何体现的呢?

毛:其实我以前也算不上是一个广义建筑师。在90年代的时候,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在一些报告中要求我做一些项目,那时候我发现我的想法与方案并不能与它们的要求达到一致,慢慢的我就发现这种自上而下的合作方式很难让人接受。我时常告诫M.A.O.的设计师们,把老板们的任务当做圣旨,唯唯诺诺,其实是在约束建筑师的思维。老板说:“不对!重做!”然后建筑师就灰溜溜地回去重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悲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建筑师就是一个很悲催的职业。自那时起,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们就是要莫名其妙地被主宰?为什么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而在M.A.O.身上,第一阶段我们的确还是在接着任务去做。但到了第二阶段,开发商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们会告诉他们该怎么做。通过我们对社会的判断,我们来对明天的市场做预测,以期主动地出手去把握这个市场。这个前提就要求你作为一个建筑师要足够优秀,要达到你说到的那些要求,到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建筑师就不是绘图匠了,而是一种未来与现象的描绘者。

时:现如今房地产市场暗流涌动,市场形势为社会所深切关注。M.A.O.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对未来的发展有何打算?

毛:M.A.O.近来在推行一个新的概念,也是我前面提到的M.A.O.的第三个阶段——粉丝地产。通过我们多年的工作积累,我们发现,口碑效应要比我们做许多个项目带来的影响要大得多,营造出一种现象往往能够带来一系列深远影响,一个好项目,可以说比一百个一般的项目都要有市场号召力。你看郭敬明,我们该定义他为作家?还是导演?这不重要,我也不想去评价他的作品好坏,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通过他的作品制造了一种现象,这种现象为他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我认为建筑师和他有一样的使命:去营造一种现象。它不是说靠硬邦邦的管理或者扩大规模就能够取得,我们将自己融入到社会的价值观中,或者说某一个群体、客户的价值观中去,挖掘他们的需求,力求让他们成为我们的粉丝,然后我们再深入研究该开发什么、在哪开发等一系列的规划。很多人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第二个阶段已经很好,能够主宰自己了,但我认为那只是某种程度上的主宰,我们的项目毕竟还是开发商找来一块地,来找我们去设计。这块地是不是合适?它做这个项目是不是合理?在这些问题上如果有所差池,我们无法避过也无法解决,我们还是会受到一些限制。而我们要做的粉丝地产,达到了完全不受限的阶段,也许我们选择了一块地,要做某一种方案,我们决定后,一批开发商就会跟上,金融界就会投资。我觉得这种境界才真正的把一个建筑师的创造力完美地展现出来。这也是我们M.A.O.在未来要努力的目标。

 

【记者后记】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问到毛先生M.A.O.的前路未来,他点燃了一支香烟,思量了一番,说:“‘粉丝地产’是我们正在尝试的东西,我把我自己的所想正在努力呈现到这个社会中,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个行业将面临一些重组,建筑师终将成为个中的核心动力,他们也终将成为城市建设中一个核心的规则制定者。”云烟缭绕中,透出毛先生自信的光彩。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毛先生的过去与现在是成功的,但他仍在追求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M.A.O.设计师在未来的成功。而作为一个商人,我也相信在他的运筹帷幄与雄心壮志中,M.A.O.将继续作为行业内的旗舰扬帆远航、乘风破浪。

友情链接:pk10网上购买  分分彩官网  极速赛车注册开户  pk10投注官网  香港二分彩网址